设置

关灯

7 一群晚辈

    庄世楷把酒杯还给服务员,迈步走向二楼。

    蔡元琪和卓景全看见雷洛和庄仔打招呼的一幕,识趣的留在前院,留在属于他们的位置。

    庄世楷刚刚走上楼梯,就看见正准备下楼的猪油仔。

    猪油仔看见他上楼非常高兴,一把搂住他肩膀讲道:“庄仔,你来的正好,跟我一起上楼。”

    “洛哥早就吩咐请你上二楼,不过刚刚在开大会,我没有提前喊你。”

    “别怪我啊!”

    雷洛刚刚是在二楼和四大家族的人聊天,猪油仔要在旁边作陪。

    洛哥也是在安排好事情后,才会走到阳台吹风。

    要知道,跛豪死后,全港整个白粉市场都空出来了。

    再加上跛豪手下的“义群”即将瓦解,中环、九龙、新界的大批地盘也都会空出来。

    白粉、酒吧、舞厅、赌档、各式各样的财源都需要人接管。

    所以,今天的晚宴不是庆祝打死跛豪,而是在研究怎么瓜分蛋糕。

    洛哥既然敢对跛豪动手,自然早有周全的准备。

    大家坐下来吃一饭,聊一聊,显然就聊的差不多了。

    庄世楷对这些心中有数,知道有些东西表面客气客气就好,真正涉及到大利益的方面,他别说插一手,就连站旁边听一听都没资格。

    于是他连忙对猪油仔说道:“仔哥,客气了。”

    “大家都是自己人。”

    庄世楷特意用潮州话,说出最后一句话。

    猪油仔露出笑容,同样用潮州话讲道:“自己人,自己人。”

    在洛哥身边做事的大部分兄弟都是潮州人。

    猪油仔是,庄世楷是,就连伍世豪都是……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二楼。

    大堂。

    庄世楷惊讶的发现大堂里站着不少人,而且和楼下不一样,楼下喝的是谁,二楼喝的是茶。

    一共八位大佬坐在木椅旁,清一色都穿着布衫,用手指轻敲着茶座。

    另外八位大佬身后都还各自站着一位心腹小弟,应该是跟随陪同谈话的头马。

    光这里加起来就是十六个人,此外中间主座旁还有两个陪同座位。其中一个陪同座是猪油仔的,另一个陪同座则坐着一个西装仔。

    当猪油仔推开木门时,大堂里的众人也把目光瞥向他们。

    猪油仔靠在庄世楷身边,低声介绍:“庄仔,左边坐着的四个人,是四大家族的掌舵人,右边坐着的四个人,是四大社团的话事人。”

    “以后跛豪的白粉生意由四大家族接管,地盘商铺则由四大社团掌管。”

    “等等记得打声招呼。”

    “明白了,仔哥。”庄世楷点点头,发现白粉生意和地盘分的很清楚。生意归生意,地盘归地盘。由此可见白粉生意的利润,已经足够超越赌场、保护费等利益总和。

    而不管四大社团,还是四大家族,坐在台面大部分人,庄世楷都觉得脸生。反倒是八个老家伙后面的心腹小弟,庄世楷越看越眼熟。

    事后询问才知道四大家族身后的站着倪坤、林昆、朱滔三人。四大社团背后则站着蒋天生、林怀乐、骆驼、连浩龙四人。

    “四大家族掌舵人分别叫作阿鬼,阿森,胜哥,潮州粥。四大社团则是东星,洪兴,和连胜还有忠信义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东星大佬是大鼻林,和连胜大佬是邓天伯,洪兴大佬叫蒋震,忠义信大佬叫王宝。”猪油仔发现庄世楷在看,又特意的仔细解释一遍。

    庄世楷知道礼貌问题,连忙把目光收回,跟着猪油仔走向洛哥。

    不过,这一圈看下来他收获很大,最大的感觉是自己层次不一样了。

    什么倪坤,林昆、朱滔、蒋天养……

    电影里威名赫赫的人物?

    啧。

    晚辈而已!

    现在还不是他们的舞台,但却已经庄世楷登台的时候了。

    这样直接高出一个辈份,心里不知道有多爽。

    重生到七十年代的有点出来了!

    不过,相对于蒋天生、林怀乐等人,电影里很少镜头,甚至没有镜头的老一辈人物,庄世楷只认识两个。

    一个是肥肥胖胖,撑着拐杖的邓天伯,另一个则是和手下样貌相似的王宝。

    新义安和洪兴一样,应该都是父传子的规矩。连浩龙应该是王宝的儿子,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一个姓王,一个连,大概率是随母姓。

    至于下一辈的人物里,庄世楷不认识的只有一个,就是潮州粥身后的马仔。

    庄世楷一看那个马仔的长相、气质就感觉是个酱油货色。

    用酱色货色当头马?

    潮州粥和其他大佬们比起来太没牌面了。

    估计很容易就会扑街。

    这时雷洛正从阳台走回来,庄世楷迎上去郑重的打完招呼后,雷洛大手一挥讲道:“给庄仔般张椅子,大家一起坐在下来喝茶。”

    在场的人听见这句话,看向庄世楷的眼神都不一样了。不知道这样一个人年轻人,凭什么收获洛哥的青眼。

    不过,随后洛哥主动按着他的肩膀讲道:“今天跛豪的事就是庄仔做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年轻人真的很威啊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。”

    雷洛放声大笑,回到他的主位上坐好。

    庄世楷面无表情,只是始终挂着礼貌性的笑容。

    在场的大佬们却脸色难看,不知道雷洛是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单纯看好一个年轻人。

    还是借此向他们示威?

    大人物想法总是让人猜不透,只有猪油仔知道是两者兼有,洛哥确实看中庄世楷这个人了。

    而这时已经有人把座位加好,并且沏了一盏热茶,放在红木茶座的旁边。

    庄世楷坐下以后,雷洛端起茶盏轻抿一口,潮州粥、大鼻林等大佬们也都端起茶盏喝茶。

    庄世楷跟着大家一起举杯喝茶,整个过程拂袖掩面,不会在礼数上丢人。

    不过在放下茶盏的时候,庄世楷眼神和对面的陈细九有过一次交流。庄世楷朝他笑了笑,他也朝庄世楷笑了笑。

    两人的目光一触即收,都是点到即止。可明明庄世楷只是一个便衣,但是身为筲箕湾区探长的陈细九.......看向他的眼神当中竟然带一点怂怂的感觉?

    “这就过分了啊!”

    “我可是好人!为什么用这种眼神看我!”庄世楷有点不想接受这种眼神。

    因为他才是现场当中最善良的一个好人。

    陈细九凭什么他啊!

    难道就因为他打死了跛豪?

    诸天大道图https://www.yn-t.cn/book/5127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