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关灯

372 金三角

    黑柴坐在旁边神色非常轻松的抽出一只烟递给苏建秋。

    他根本不担心港警会追到泰国。

    苏建秋低头点燃香烟。

    他好担心港警追不到泰国!

    ”是啊是啊。”

    “港警一定不会追来的!”

    苏建秋呼出一口烟雾,脸上说着违心的话附和黑柴,黑柴是则面带笑意畅想说到:“等等来份冬阴功!再来几只泰国大虾!再找几个泰国大胸妹按摩…嘿嘿,泰式安排爽到爆呀!”

    “按完摩再来点荤的…”

    “小心到时候我给你安排几个人妖喔!“黑柴熟门熟路的在给苏建秋开玩笑,可苏建秋却毫无心情,直到苏建秋瞄见后视镜里的两辆轿车…

    忽然他表情一愣,转头再看向后车窗,确定信息以后,激动的一拳打在黑柴肩上:“你才要人妖!”

    “我只要泰妹!还要大胸的!”

    黑柴揉揉肩膀,表情愉悦的答道:“在泰国人妖也算女人…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。”

    旋即出租车内响起一阵爆笑。

    五分钟后,庄世楷相信苏建秋已经接收到“信号”,再度拿起对讲器命令警员调整阵型。

    行动组的几辆警车马上变换阵型,更加隐蔽的咬住“一号车”。

    黑柴接下来便说到做到,与苏建秋抵达旅馆后,放好行李,洗一个澡,旋即夹着钱包,买来武器,两人一起走进曼谷的一家娱乐场所。

    两人真是吃饭、按摩、玩泰妹。

    要多舒服多舒服。

    庄世楷则是带着行动组员全程监视,把控着两人的一举一动,包括两人点的漂亮泰妹都要记下号码。

    第一晚平静渡过,黑柴显然是把入境第一晚用来放松了,根本没打算谈正事。

    “黑柴”第二天清晨便从旅馆起床,带着苏建秋一起来到“曼谷港”乘船向“清盛港”出发。“清盛港”是位于泰国边境“清莱府”的一座港口,处于“湄公河”流域,中国内地顺着“湄公河”便能直接抵达“清盛港”,是泰国距离中方最近的一处港口,

    而“清莱府”作为泰国边境行政区,正是金三角地带之一……

    这里毒枭猖獗!势力混乱!冲突频发!

    罪恶在黑暗下野蛮生长。

    罗星汉、八面佛、坤沙、糯康等大毒枭全都占山为王,招募民兵,发展成或大或小的割据势力,徘徊在清莱府边境的深山老林内种植罂粟、把金三角发展成是北半球最大的毒品生产地。

    如果“黑柴”是从内地进入泰国境内,第一站就能到达清莱府。

    不过他没这个胆子进内地,只能先从港岛直飞曼谷,随后再转船到清莱府。

    庄世楷也带着行动组警员乘坐专船,一路紧随黑柴等人抵达清莱府,而他们的路线则由“沙楚”提前向上级报备,沿途的证件审核也全由“沙楚”搞定。

    第三天下午,船只抵达清莱,中间在数个地点上下客,并且还承担着运输货物的职责。

    黑柴一脚踩在码头木板,抬手摘下墨镜,脑袋上头发有乱糟糟的。

    只见他摇晃着脑袋左看右看,好似在找什么人…而苏建秋则拿着一瓶矿水泉,脸色有些苍白的站在后头。

    别误会,港仔“阿秋”什么没见过?怎么可能坐个客轮就晕船!他只是没想到客轮上还有人妖表演,大半夜还会有人妖敲门。

    妈的,一想到人妖顶着他屁股扭来扭去,港仔“阿秋”胃里就一阵翻滚,脸色当然不好受啦。

    这时“黑柴”的眼神则是个一个老朋友对上了。

    只见一位穿着花衬衫,大裤衩的高瘦华人,张开双臂,大声喊道:“黑柴哥!好久不见!”

    “波比哥!”黑柴露出笑容,上前给了“波比”一个拥抱。

    波比则摘下墨镜,拍拍黑柴肩膀:“船晚点了喔!我都差点你在湄公河淹死了!”

    “或者被糯康那杂种突突突了。”

    最近“糯康”在湄公河流域行事嚣张,屡次劫船,波比才会拿他当比喻。

    而“波比”在说国语的时候则带着“咖喱味”的调调。

    这就是华人的习惯了…换一个环境中国话不改,调调都就一定改!改到你妈都不听不懂!

    这时随波比而来的几个马仔上前接过黑柴的行李,并且抬头看向“苏建秋”一眼,一群人便在日落余晖中谈笑风生,走出码头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另一艘轮船上,一名名行动组员也换上日常花衫、裤衩、打扮成“游客”,“侨民”的样子分散下船,汇入人群当中,继续对毒枭们展开密切监视。

    鉴于“清莱”已经进入毒枭的势力范围,行动组警员们变得更加谨慎,采取小组方式活动,三人一组,避免目标过大被发现。

    而且盯梢每次只有两组,其余组员轮流替换,充作支援组。另外打扮成“侨民”的警员只携带手枪,打扮成“游客”的则背着包包,放置有大火力武器。

    “糯康?”

    “我怕他个吊!”

    “他敢惹我!”

    “我就派人炸烂他的寨子!”

    这时黑柴边走边笑道,波比则是竖起大拇指,大声喊道:“好!”

    “够有种!”

    “难怪现在全港四大庄家都挨揍!你还敢来泰国加大进货量!真是够有种!”

    黑柴有“以太会”的支持,确实有底气不怕糯康,而波比只是作为搭线的中间人,按照惯例拿钱做事而已,与“以太会”并无关系。

    黑柴则扭头朝波比介绍道:“阿秋!我兄弟!”

    “跟着我枪林弹雨,出生入死,信得过!”

    “好好好,阿秋哥。”波比拍拍苏建秋的肩膀,苏建秋则笑着喊道:“波比哥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波比没再理他,回头继续和黑柴聊天,黑柴当即放出豪言壮语:“我就是要加大进货量!成为全港的最大庄家!”

    “警队不是扫毒扫黑?我就趁他们扫毒扫黑的时候坐大!”

    “股票你抄过没?我这就叫抄底!”

    波比哈哈笑道:“买过买过!我买了好多泰国股票!全TM被韭菜了!”

    黑柴畅快大笑道:“没关系,总有解套的一天嘛。”

    “真操蛋!它退市了!”

    波比笑骂一声,随后讲道:“黑柴哥,等你成港岛最大庄家,可别忘记照顾我的生意!”

    “来泰国来股票不行,来泰国买白粉,我波比绝对是最厉害的中介!”

    “你要谁的货我能帮你联系好。”

    “包括这次的八面佛。”

    波比说话的十分爽朗,也很大声,导致黑柴翻起白眼,出声讲道:“波比哥,我来泰国是买白粉,不是买奶粉,不用说的这么大声吧?”

    波比却十分不屑,张开双臂喊道:“你怕什么!这里是泰国,是清莱,不是港岛啊…”

    “泰国警察都是我养的!这里根本没港岛警察!”

    “就是买白粉!买全世界最顶级的白粉!”波比大声呐喊,声音传遍整个的码头,非常非常之张狂。

    码头上其实有不少华人、也有能听懂中文的泰国佬。

    可他们听见“波比”的喊声根本不以为意…因为这是泰国边境的常态,也是人人皆知的事情。

    港岛警员们听见“波比”的喊声表情流露出异样,庄世楷则是眯起眼睛,并未发话,好在身旁的“沙坤”听不懂中文,否则场面就会尴尬了。

    随后“波比”带着黑柴坐上一辆面包车,两个行动小组打车跟上,庄世楷与“坤沙”带着其余组员前往清莱府的警察局。

    晚上。

    警察局。

    张子伟换班回来,吃着一颗榴莲,靠在关力身边讲道:“关sir。”

    “联络器已经送给阿秋了。”

    庄世楷在行动组内部已经公开了卧底人员。

    首先,华人行动组身在境外,不存在利益关系,也没贩卖情报的机会,公开“苏建秋”的身份不会有暴露风险。

    其次,苏建秋作为目标混杂在毒贩中,一旦展开行动很容易被伙计误伤。

    公开他的身份也是一种保护方式。

    这时“张子伟”便按照长官指令把一个耳麦监听器偷偷在街上交给“苏建秋”了。

    由于两人是发小,互相第一眼神便能收到信息,根本不用言语交谈和碰面。

    只见张子伟随便联络器留在一个摊位上,苏建秋随后就找机会上来拿东西。

    双方就是通过这次方式进行联络。

    关力点点头道:“好。”

    “嗙!”会议室里传来拍桌子的声音,旋即一口沙哑的泰式英语飙出。

    “我绝不允许你们单独行动!”

    “你们每一个行动步骤都必须在清莱警局的检察下,否则你们将被视为非法行动,清莱警察有权将你们拘捕、击毙!”

    关力、张子伟等港岛警察听懂英文,脸色都变得紧张起来。

    高层交流失败!

    泰国总署的指令在这里不管用!

    或者说不那么管用!

    其余泰国军警虽然大部分听不懂英文,但却能从长官的语态中察觉到情绪,马上抬起头,目光不善的盯着他们。

    “轰!”这时庄世楷大力推开会议室木门,气势汹汹走出的会议室,扯着领带骂道:“妈的!扑街仔!”

    “好啊!”

    “你派人来当二五仔!”

    “看老子弄死他们!”